樱兰高校男公关部
op和ed莫名其妙得给我以勇气和温暖

双胞胎吵架那一集 的片尾  给馨的眼光一个很大的特写
这么细节的东西都注意到真得太厉害了

也不记得啥时候看过点《人间椅子》的信息,咋说呢,有点怕怕的,但是对江户川乱步又有点兴趣⊙▽⊙

黛玉初见宝玉的时候大吃一惊,“倒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如此!”

所以,真得会有人见到一个理论上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然后觉得何等眼熟如此吗?

倒是,之前有个小女孩说过看我好眼熟啊,大概不到七八岁。

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最近好像总在做梦   刚睡醒之前的那个梦   是一个超好看的港片梦  有会说话的魔蛇  还有超坏的大坏人追杀   当然  还有两个神人保护我们 自称我是他们妹妹  具体情节  实在想不起来了 人物对话完全不符合日常生活逻辑 不过很好笑  只觉得特别想上厕所被迫中断有趣的梦之后回来又迫不及待地睡下想要接着把那个梦继续做完。

当时还想着搞不好写下来会是一个很好的电视剧脚本,可是,重要的情节我实在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在豆瓣看到了关于黄自的音乐节,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音乐,觉得很舒服,在网易云找到了他的《长恨歌》,好听得舍不得睡觉。

“平生湖海少知音,几曲宫商大用心。百年光景还争甚?空赢得,雪鬓侵,跨仙禽,路绕云深。”

《录鬼簿》对乔吉的吊词

继木皿泉以后,开始看宫藤官九郎。
从《木更津猫眼》开始,也不知道会看多少,木更津的片尾曲超青春。

老师好帅⊙▽⊙

SAD

欧路字典里查sad,划了好几页都没有划到头,划着划着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我高一时候的同桌,男的,自从高中毕业他去当兵之后,我们再也没见过。这中间的寒假暑假他有回来过,我都因为自己懒得出门,所以到现在大概五年多没有见过面了,对他的感觉挺特别的,感觉像亲人又有一点不舍。这次他回来我因为天气热没有出门,待到我想见他不想顾及天热的时候,他又没有时间空出来给我了,难得回来一次,大概是陪父母家人吧,这么多年没见过了,我也不知道他身上到底发生过了多少变化。

听了一个古风耽美剧,主角在念古诗词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文字语言真得好美好美,虽然剧情什么的很奇怪。

皮埃特罗.克雷斯皮的失恋。

我我我  有一个朋友 从高中开始我们认识  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怎么说呢  是个很有个性的男孩子  喜欢玩音乐  喜欢做自己的音乐   刚刚他拿给我最近做的曲子  超级可爱  跟之前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我好像是见证过他的进化过程   虽然只是隔着互联网

看这个介绍,一点都不能感受到《百年孤独》的灵气与迷人。

在网易云,遇到喜欢的歌手一般会查看跟ta相似的歌手,比如,前段时间发现了植田真梨惠,然后找到了跟她相似的青叶市子。

窗户吹进来了凉风,躺在床上,听着喜欢的声音。

这世界上有两种歌,能用刚刚好的声音和曲子表达得出自己完全情感的和只是在描述感情轮廓,连声音和曲子都不够适合的。

如果一个人的知觉和思想可以穿越空间的阻隔
飘荡过小街大巷
带着清冷的空气和新鲜的想念
终于在某刻的大树下跟你相遇
啊,伸出指尖,看着你一无所知走过的面庞

  在客运中心碰见一个戴草帽的老人,身上的衣服估计好些天没有换过,一步一挪得把手伸向过往的乘客,手里还有几个一块钱。
  有些心疼也有一些别的心情,比如,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努力去挣钱,但是想想或许他的身体不太好也没有一技之长,没有孩子或许孩子不孝顺。
  想了很多,其实感觉跟没想一样,我只不过是路过了别人的命运。

   六点多醒来之后,躺下又做了一个梦,帮一个年轻的妈妈看着她家女儿,小女孩很可爱,但是并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她坐在我的腿上,我们一起看了好看的天空和夕阳还有流星。

  唐山海说  我心里长了一颗毒草  在把它拔出来之前 我想抱抱她。

  好像感受到了作者当时的处境,身体恐惧地发抖了一下。

现在的风超级惬意。

  兴高采烈地把这个故事发给同学A,然后对方回太荒诞了不喜欢,发给小学弟说让我解释一下啥意思。
  有时候就是觉得没有个能说话的人。

1 2 3 4 5 ————
©早上的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